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互动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

         河北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

         邯郸市荀子研究会

协办单位:邯郸学院荀子学院

           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

           邯郸职业技术学院赵文化研究所

           邯郸市旅游局   兰陵文化研究中心

承办单位: 邯郸市荀子中学

运维单位:荀卿庠

原著与翻译
原著与翻译
当前页面  /  首页  /  原著与翻译
荀子赋二十六-原文及白话文
发表时间:【2019/9/21 17:22:30】 浏览次数:96次

荀子赋第二十六-原文白话文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好文章分享朋友圈共同学习欣赏


【原文】
爰有大物,非丝非帛,文理成章。

非日非月,为天下明。

生者以寿,死者以葬;

城郭以固,三军以强。

粹而王,驳而伯,无一焉而亡。

臣愚不识,敢请之王。

王曰:此夫文而不采者与?

简然易知而致有理者与?

君子所敬而小人所不者与?

性不得则若禽兽、性得之则甚雅似者与?

匹夫隆之则为圣人,诸侯隆之则一四海者与?

致明而约,甚顺而体,请归之礼。

——礼

【翻译】
这里有个重要东西,
既不是丝也不是帛,但其文理斐然成章。既非太阳也非月亮,但给天下带来明亮。
活人靠它享尽天年,死者靠它得以殡葬;
内城外城靠它巩固,全军实力靠它加强。
完全依它就能称王,错杂用它就能称霸,完全不用就会灭亡。
我很愚昧不知其详,大胆把它请教大王。
大王说:
这东西是有文饰而不彩色的吗?
是简单易懂而极有条理的吗?
是被君子所敬重而被小人所轻视的吗?
是本性没得到它薰陶就会像禽兽、本性得到它薰陶就很端正吗?
是一般人尊崇它就能成为圣人、诸侯尊崇它就能使天下统一的吗?
极其明白而又简约,非常顺理而又得体,
请求把它归结为礼。
——礼


【原文】
皇天隆物,以施下民;
或厚或薄,常不齐均。
桀、纣以乱,汤、武以贤。
涽涽淑淑,皇皇穆穆。
周流四海,曾不崇日。
君子以修,跖以穿室。
大参乎天,精微而无形。
行义以正,事业以成。
可以禁暴足穷,百姓待之而后宁泰。
臣愚不识,愿问其名。
曰:
此夫安宽平而危险隘者邪?
修洁之为亲而杂污之为狄者邪?
甚深藏而外胜敌者邪?
法禹、舜而能弇迹者邪?
行为动静待之而后适者邪?
血气之精也,
志意之荣也。
百姓待之而后宁也,
天下待之而后平也。
明达纯粹而无疵也,
夫是之谓君子之知。
——知

【翻译】
上天降下一种东西,用来施给天下人民;
有人丰厚有人微薄,常常不会整齐平均。
夏桀、商纣因此昏乱,成汤、武王因此贤能。
有的混沌有的清明,浩瀚无涯静穆无闻。
四海之内全部流遍,竟然不到整整一天。
君子靠它修身养心,盗跖靠它打洞进门。
它的高大和天相并,它的细微不显其形。
德行道义靠它端正,事情功业靠它办成。
可以用来禁止暴行,可以用来致富脱贫;
百姓群众依靠了它,然后才能太平安定。
我很愚昧不知其情,希望打听它的名称。
回答说:
这东西是把宽广和平坦看作为安全而把崎岖不平和狭窄看作为危险的吗?
是亲近美好廉洁之德而疏远杂乱肮脏之行的吗?
是很深地藏在心中而对外能战胜敌人的吗?
是效法禹、舜而能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前进的吗?
是行为举止靠了它然后才能恰如其分的吗?
它是血气的精华,
是意识的精英。
百姓依靠了它然后才能安宁,
天下依靠了它然后才能太平。它明智通达纯粹而没有缺点毛病,
这叫做君子的智慧聪明。
——智


【原文】
有物于此,
居则周静致下,
动则綦高以钜。
圆者中规,方者中矩。
大参天地,德厚尧、禹。
精:微乎毫毛;而大,盈乎大寓。
忽兮其极之远也,
攭兮其相逐而反也,
卬卬兮天下之咸蹇也。
德厚而不捐,五采备而成文。
往来惛惫,通于大神,
出入甚极,莫知其门。
天下失之则灭,得之则存。
弟子不敏,此之愿陈。
君子设辞,请测意之。
曰:
此夫大而不塞者与?
充盈大宇而不窕、入郄穴而不逼者与?
行远疾速而不可托讯者与?
往来惛惫而不可为固塞者与?
暴至杀伤而不亿忌者与?
功被天下而不私置者与?
托地而游宇,友风而子雨。
冬日作寒,夏日作暑。
广大精神,请归之云。
——云


【翻译】
在这里有种东西,
停留时就周遍地静处在极低点,
活动时就极高而广大无边。
圆的合乎圆规画的圆,方的和角尺画的能相掩。
大得可和天地相并列,德行比尧、禹还敦厚慈善。
小的时候比毫毛还细微,而大的时候可充满寥廓的空间。迅速啊它们到达了很远很远,
分开啊它们互相追逐而返回山边,
高升啊天下人就都会生活维艰。
它德行敦厚而不丢弃任何人,五种色彩齐备而成为花纹,
它来去昏暗,变化莫测就像天神,
它进出很急,没人知道它的进出之门。
天下人失去了它就会灭亡,得到了它就能生存。
学生我不聪明,愿意把它陈述给先生。
君子设置这些隐辞,请您猜猜它的名称。
回答说:
这东西是庞大而不会被堵塞的吗?
是充满寥廓的空间而不会有间隙、进入缝隙洞穴而不觉其狭窄吗?
是走得很远而且迅速但不可寄托重物的吗?
是来去昏暗而不可能被固定堵塞的吗?
是突然来杀伤万物而毫不迟疑毫无顾忌的吗?
是功德覆盖天下而不自以为有德的吗?
它依靠大地而在空间遨游,以风为朋友而以雨为子女。
夏季兴起热浪,冬季兴起寒流。
它广大而又神灵,请求把它归结为云。
——云


【原文】
有物于此,
兮其状,屡化如神,
功被天下,为万世文。
礼乐以成,贵贱以分。
养老长幼,待之而后存。
名号不美,与暴为邻。
功立而身废,事成而家败。
弃其耆老,收其后世。
人属所利,飞鸟所害。
臣愚而不识,请占之五泰。
五泰占之曰:
此夫身女好而头马首者与?
屡化而不寿者与?
善壮而拙老者与?
有父母而无牝牡者与?
冬伏而夏游?
食桑而吐丝,前乱而后治。
复生而恶暑,喜湿而恶雨。
蛹以为母,蛾以为父。
三俯三起,事乃大已。
夫是之谓蚕理。
——蚕

【翻译】
在这里有种东西,
赤裸裸啊它的形状,屡次变化奇妙如神,
它的功德覆盖天下,它为万代修饰人文。
礼乐制度靠它成就,高贵卑贱靠它区分。
奉养老人抚育小孩,依靠了它然后才成。
它的名称却不好听,竟和残暴互相邻近。
功业建立而自身被废,事业成功而家被破坏。
抛弃了它的老一辈,收留了它的后一代。
它被人类所利用,也被飞鸟所伤害。
我愚昧而不知道,请万事通把它猜一猜。
万事通推测它说:
这东西是身体像女人一样柔美而头像马头的吗?
是屡次蜕化而不得长寿的吗?
是善于度过壮年而不善于为年老图谋的吗?
是有父母而没有雌雄分别的吗?
是冬天隐藏而夏天出游的吗?
它吃桑叶而吐出细丝,起先纷乱而后来有条不紊。
生长在夏天而害怕酷暑,喜欢湿润却害怕雨淋。把蛹当作为母亲,把蛾当作为父亲。
多次伏眠多次苏醒,事情才算最终完成。
这是关于蚕的道理。
——蚕


【原文】
有物于此,
生于山阜,处于室堂。
无知无巧,善治衣裳。
不盗不窃,穿窬而行。
日夜合离,以成文章。
以能合从,又善连衡。
下覆百姓,上饰帝王。
功业甚博,不见贤良。
时用则存,不用则亡。
臣愚不识,敢请之王。
王曰:
此夫始生钜、其成功小者邪?
长其尾而锐其剽者邪?
头铦达而尾赵缭者邪?
一往一来,结尾以为事。
无羽无翼,反覆甚极。
尾生而事起,尾邅而事已。
簪以为父,管以为母。
既以缝表,又以连里。
夫是之谓箴理。
——箴


【翻译】
在这里有种东西,
产生于山岗,放置在内屋厅堂。
没有智慧没有技巧,却善于缝制衣裳。
既不偷盗也不行窃,却先打洞然后前往。
日夜使分离的相合,从而制成花纹式样。
既能够联合竖向,又善于连结横向。
下能够遮盖百姓,上能够装饰帝王。功劳业绩非常巨大,却不炫耀自己贤良。
有时用它,就在身旁;不用它时,它就躲藏。
我很愚昧,不知其详,大胆把它请教大王。
大王说:
这东西是开始产生时很大而它制成后很小的吗?
是尾巴很长而末端很尖削的吗?
是头部锐利而畅通无阻、尾巴摇曳而缠绕的吗?
它一往一来地活动,把尾打结才开始。
没有羽毛也没有翅,反复来回很不迟。
尾巴一长工作就开始,尾巴打结工作才停止。
把大型簪针当父亲,而母亲就是那盛针的管子。
既用它来缝合外表,又用它来连结夹里。
这是关于针的道理。
——针


【原文】
天下不治,请陈佹诗:
天地易位,四时易乡;
列星殒坠,旦暮晦盲;
幽晦登昭,日月下藏。
公正无私,见谓从横;
志爱公利,重楼疏堂;
无私罪人,憼革贰兵;
道德纯备,谗口将将。
仁人绌约,敖暴擅强;
天下幽险,恐失世英。
螭龙为蝘蜓鸱枭为凤皇。
比干见刳,孔子拘匡。
昭昭乎其知之明也!
郁郁乎其遇时之不祥也!
拂乎其欲礼义之大行也!
暗乎天下之晦育也!
皓天不复,忧无疆也。
千岁必反,古之常也。
弟子勉学,天不忘也。
圣人共手,时几将矣。


【翻译】
如今天下无秩序,请把怪诗叙一叙:
天地交换了位置,四季颠倒了方向;
天上恒星都坠落,早晚昏暗不明亮;
阴暗小人登显位,光明君子在下藏。
正直为公无私心,却被说成结私党;
心爱公利去做官,却被以为要楼房;
没有袒护有罪人,却被作敌来严防;
道德纯洁又完备,横遭毁谤瞎嚷嚷。
仁人被废遭穷困,骄横暴徒逞凶狂;
天下黑暗又凶险,时代精英恐丢光。
蛟龙被当作壁虎,鸱枭被看成凤凰。
王子比干被剖腹,孔子被困在陈匡。
明明白白啊他们的智慧是这样聪明亮堂。
忧忧郁郁啊他们碰上的时运是这样不祥。
违背时世啊他们想把礼义普遍推广。
黑沉沉啊天下是这样的昏暗不明亮!
光明之天不复返,忧思无边无限长。
千载定有反复时,古来常规是这样。
弟子努力去学习,上天不会把你忘。
圣人拱手来等待,即将重见好时光。


【原文】
“与愚以疑,愿闻反辞。”
其小歌曰:
念彼远方,何其塞矣。
仁人绌约,暴人衍矣。
忠臣危殆,谗人服矣。
琁、玉、瑶、珠,不知佩也。
杂布与锦,不知异也。
闾娵、子奢,莫之媒也。
嫫母、力父,是之喜也。
以盲为明,以聋为聪,
以危为安,以吉为凶。
呜呼上天!曷维其同?


【翻译】
弟子说:“我因愚昧而疑惑,希望听您反复说。”
那短小的诗歌唱道:
想那遥远的地方,多么蔽塞有阻碍。
仁人被废遭穷困,暴徒得意多自在。
忠诚之臣遭危险,进谗之人受委派。美玉琼瑶与宝珠,竟然不知去佩带。将布与锦相混杂,竟然不知区别开。美如闾娵与子都,没人给他们做媒。丑如嫫母与力父,这种人却被人爱。认为瞎子视力好,认为聋子听力好,误把危险当安全,还把吉利当凶兆。呜呼哀哉老天爷!怎能和他们同道?





Copyright © 2014-2019 www.chinaxun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荀子网运维 电话:13051618021  微信:22993341

        有别字、漏字、错误版权问题等请留言或联系编辑

        冀ICP备14001315号   邮箱:229933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