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互动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

         河北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

         邯郸市荀子研究会

协办单位:邯郸学院荀子学院

           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

           邯郸职业技术学院赵文化研究所

           邯郸市旅游局

           兰陵文化研究中心

承办单位:邯郸市荀子中学

原著与翻译
荀子兰陵令研究
当前页面  /  首页  /  荀子兰陵令研究
千年古县申报材料之-兰陵重大历史事件概要
发表时间:【2014/11/28 11:29:58】 浏览次数:2541次

 1、前696年鲁国向邑筑城

鲁桓公十六年(前696年)冬天,鲁国在向地筑邑。(据《左传》记载,有宗庙和先君神主的叫做“都”,没有的叫做“邑”。建造邑叫做“筑”,建造都叫做“城”。向邑遗址在今兰陵县向城镇驻地西南阳明河支流东岸,现已废圮,唯余西南城头尚可分辨,详见文物古迹部分。)

2、前644年鄫国筑城中途而废

鲁僖公十六年(前644年)冬十二月,鄫国(故城在今兰陵县向城镇驻地西北)受到淮夷入侵,为维护鲁国在鄫地的利益,鲁僖公与齐桓侯(公)、宋襄公、陈穆侯(公)、卫文侯(公)、郑文公、曹共公等诸侯会盟于淮,达成加固鄫国城墙的协议。从各国召集来的劳役们不堪筑城的劳苦,都想法离去。一天夜里,有人登上鄫国西边的神峰山(即现在的文峰山)大声高呼:“齐国发生动乱了”,劳役们听到后,全都逃离工地,返回各自的国家,加固工程中途而废。

3、前567年莒国灭鄫

春秋时期,以沂蒙东部为中心的莒国一度十分强大。鲁襄公四年(前569年)春,鄫国在诸侯争霸中已难以立足,在鲁国国相季孙行父的主导下,政治军事上依附了鲁国。莒、邾两国认为鲁国行为不合周礼,威胁自身利益,将来难免也为其吞并,莒、邾因此结盟反对鄫国属鲁。为求得霸主晋国的支持,鲁襄公和鲁国大夫孟献子专程去晋国,请求晋悼公同意将鄫国归属鲁国,并向晋国解释:“鄫国不向晋国交纳贡赋,鲁国地域褊窄狭小,交纳贡赋少,无法满足晋国的要求,鲁国因此希望得到鄫国的贡赋支持晋国。”晋悼公同意了鲁国的请求。同年10月,莒邾联军从东西两面出兵攻伐鄫国。为救援鄫国,鲁国大夫臧孙纥率鲁国军队从背后攻入邾国,邾国奋起反击,狐骀(今山东滕州木石)一战,鲁军战败,伤亡惨重,鲁国民众纷纷用麻秧把头发扎起以迎接阵亡将士,这就是后世办丧事披麻戴孝习俗的源头所在。《左传•襄公四年》:“冬十月,邾人、莒人伐鄫,臧纥救鄫,侵邾,败于狐骀。”

鲁襄公五年(前568年),由于鲁国无力保护鄫国,便解除附属关系,鄫国得以独立,但莒国仍怀恨在心。鲁襄公六年 (前567年)秋天,莒国再次出兵,一举将鄫国灭掉。《左传》:“莒人灭鄫,鄫恃赂也”,“鄫有贡赋之赂在鲁,恃之而慢莒,故灭之。” 鄫灭亡后,鲁国趁机抢夺其西部土地。为此,莒、鲁国在鲁襄公八年(前565年)又发生了战争。《左传•襄公八年》:“莒人伐我东鄙,以疆鄫田。”这场战争莒人并没把鲁人赶走。鲁昭公四年 (前538年),鲁国全部占领鄫地。

4、前256年楚国设立兰陵县

公元前256年楚国攻灭鲁国,改次室为兰陵,并设兰陵县,楚令尹(国相)春申君邀请儒学大师荀子出任兰陵令,此为兰陵县建县之始,至今已走过2270年的历史。

5、东汉兰陵争夺战

建武四年(公元28年)秋七月,去年十二月称帝的董宪的部将、据守兰陵县的贲休投降刘秀,董宪带兵包围兰陵。刘秀派虎牙大将军盖延、平狄将军庞萌带兵救援贲休,被李宪打败,李宪攻占兰陵。

建武五年(29年)春三月,刘秀部将庞萌投降董宪。秋八月,刘秀率军亲征董宪至郯县,留大将吴汉攻伐刘纡、董宪。其后,吴汉攻占郯县城,获刘纡。董宪、庞萌退守朐县(今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

   6、曹操襄贲屠城

初平四年 (193年)秋,曹操之父曹嵩被陶谦部将张闿所杀。曹操为报杀父之仇,率部两次攻打徐州牧陶谦。兴平元年(194年),曹操率领兵马再一次攻打陶谦,最后攻占襄贲(今兰陵县长城镇驻地)县城。曹兵肆意杀戮、掠夺,“鸡犬亦尽,墟邑无复行人”。

7、兰陵人永嘉南渡

西晋怀帝永嘉四年(310年),琅琊王司马睿转镇江南建业(今江苏南京),琅琊国管辖中断。本年,北方名门世家多南迁至淮河、长江以南以避战乱,史称“永嘉南渡”。兰陵萧氏、郯县徐氏、何氏 、鲍氏等皆在其列。永嘉南渡后,东晋王朝于江南设立侨居郡县,兰陵人、淮阴令萧整率族人渡江南迁,寓居晋陵武进(今江苏省常州市孟河镇万绥村)。朝廷遂于此地侨置兰陵县,史称南兰陵。

8、南北朝石城崮之战

480年10月,齐高帝萧道成派游击将军桓康北征淮阳,兰陵人桓富为迎接萧齐北伐,率众起义响应,义军攻破兰陵县城,杀死北魏鲜卑人县令后据守石城崮(今兰陵县鲁城镇与新兴镇交界处),以待南齐北伐军。《临沂县志》载:“石城山,南齐有徐州民保五崮之称。壁立峻绝,顶宽且平,有池曰龙池,大旱不涸。”481年2月,桓康在淮阳被北魏孝文帝派出的南征军击败,兰陵义军在石城崮待援无望,被北魏淮阳王所败。

9、胡义守石城

金正大六年(1229年),坊前(今兰陵县向城镇坊前村)人胡义带乡民在石城崮上筑城建寨,以避兵匪之祸,应者甚众。并组建10000余人的石城军,一时威震山东。元统一中国,因胡义维护一方安宁,朝廷特授其为骠骑卫将军、琅琊军节度使、监管沂州管内观察使右副元帅。

10、郯城大地震

清康熙七年(1668年)夏六月十七(7月25日)晚8时左右,郯城爆发8.5级大地震,仅郯城、费县二县倒塌房屋数十万间,砸死人口8000有余。今兰陵地处沂州、郯城、费三州县交汇地带,灾情同样严重。震时,地裂泉涌上喷二、三丈,遍地流水。地裂处,或宽不可越,或深不敢视,一时尸横遍野,不能殓葬。史称“旷古奇灾”。

11、沂州设府

有明一代,今兰陵县大部皆归兖州府所辖沂州(不设府的州)之地,时称沂州西南乡。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沂州升为沂州府,同时以原沂州直辖之地设兰山县隶之。辖兰山、郯城、费、莒等州县,今兰陵县境多为沂州府兰山县属地,居民仍习惯称兰陵为沂州西南乡。

12、兰陵幅军事略

幅军是太平天国时期爆发在鲁南地区的反抗清朝统治的农民武装。自咸丰元年(1851年)起事至同治二年(1863年)失败,在兰山、郯城、费县、峄县一带坚持武装斗争13年,在鲁南近代史上产生了重要影响。清初,民间秘密团体增多,结帮、练武形成风气。京杭大运河流经的江苏省徐州、海州、邳县、宿迁和山东省郯城、兰山、滕县、峄县一带的漕运船夫与贫苦农民,以“拜幅”的形式,组成秘密团体,反抗封建压迫。因凡入该组织者均以红色幅巾勒头(即二尺红绫扎头),故被清廷称为“幅党”、“幅匪”。幅军在今兰陵县境内的主要战事,有涌泉之战、长城之战、仲村之战三大战斗。

(1)涌泉之战  

涌泉(即今兰陵县庄坞镇涌泉村),幅军起事时,为幅军傅双刀部据守。清同治二年(1862年)9月,沂州府知府奎芳、兰山县知县长庚屡次谋攻,终因壕深寨固,防守严密,未得攻破。恰有兰山(今罗庄区褚墩镇兰山村)圩幅军首领彭殿举、青竹(今兰陵县神山镇青竹村)圩幅军首领冷朝阳等人向官军乞降,愿献圩为官军卖命。待奎芳、长庚等人设好圈套后,彭殿举遣心腹赴涌泉圩谎称官军攻击,佯装救援。傅双刀不知是计,遂率300余人赶赴兰山。傅双刀中伏受伤泅水逃回。长庚等探知傅双刀返回涌泉圩,即命彭殿举于19日密派亲信前往,潜伏圩内。20日深夜,兵勇民团分队直逼涌泉圩,先在圩北沟内埋伏。团练长陈效忠、邵广惠仅以百余练丁诱战。傅双刀大怒,整队出拒,登时伏兵突起,傅双刀大惊,拼命厮杀,不幸中枪身亡。民团内应打开北门,官军及民团乘势攻入,搜杀幅军首领刘银匠、毛兴业等160余人,旋将圩寨墙垒悉数平毁。

(2)长城之战  

长城(即今兰陵县长城镇长城村),幅军起事时,为幅军刘兆青部据守,清同治二年(1863年)2月初,清军总兵陈国瑞率部进攻长城。4日,捻军首领李成率部数千人驰援,为清军德楞额、富和所部击退。6日,捻军赵开元部及幅军宋三冈部计2000余人复来增援,陈国瑞列阵张两翼以待,援军三骤三驰,马乏进退渐懈。陈国瑞趁势下令进击,洋枪如雨,赵开元中弹坠马而死,前队散乱,官兵从东、南两面夹击,援军北撤。适南桥幅军首领苏克功来援,马队200余骑冲锋在前,被官军吴炳麒部击退,苏克功阵亡,余部退回南桥圩寨坚守。陈国瑞决计先攻南桥,再克长城。8日,官军放火箭入圩,寨内房舍起火,幅军慌乱。陈国瑞督300人敢死队一跃而登,大肆屠杀,伏尸塞路,南桥圩破。3月初,陈国瑞包围长城之后,先用木板及牛皮等物遮护车辆,兵勇推拥填堑而进,直逼圩下扎营筑垒。8日,幅军援军万余人杀至,内外夹击,陈国瑞度众寡不敌,即移军向北凭壕列阵接战,幅军攻势虽猛,但缺少统一指挥、装备不济、破阵无法,再加上清军拼死抵御,幅军只好后撤。14日起,清军连续攻打7昼夜,圩不能下。23日,圩内混乱不止。25日,清军乘2000余圩民翻墙逃逸之际发起猛攻。傍晚,西北风大作,官军施放喷筒火箭,顺风纵火,风火翻腾,圩寨顿成火海。官军继之破圩墙突入圩中。刘兆青等人夺门而出,被俘死难,长城圩破。

(3)仲村之战  

仲村(今大仲村镇驻地) 位于东泇河东畔,是幅军著名的圩寨,原为宋三冈部所据。清同治二年(1863年)4月初,陈国瑞攻克长城之圩后,在沂州府知府文彬、兰山县知县长庚、费县知县王成谦的配合下,连下兰山、费县境内幅军圩寨二三十处。宋三冈畏敌遂有投降官军之意。孙化祥窥其意,即派兵夜袭宋三冈,攻占仲村圩,并亲率精兵数千据守,以抗拒清军。此后,仲村周围幅军据点非降即破,仲村陷于孤立。陈国瑞遂环仲村圩筑垒十三,掘长壕以困。

4月16日,黎墟圩幅军首领邱春联合捻军李成余部、教军张守义、幅军孙化清等部近万人驰援仲村。孙化祥率众出圩夹击官军。官军张从龙与把总李开春凭壕开炮轰击,从早晨一直激战到中午,孙化祥部幅军阵亡300余人。捻军因给养困难,亦敛队后退。孙化清且战且走,突遭伏击身亡。此时,孙化祥根据地旗山大寨空虚,仅有军师刘淑愈、副军师李宗堂等率老弱残疾坚守。东墠民团团长王殿麟率众乘机攻破旗山大寨,刘淑愈、李宗堂等数百人被俘。4月18日,官军诸路会攻仲村,昼夜轮番环击。4月22日夜,投降官军的宋三冈带人至圩内潜伏,陈国瑞督军猛攻,幅军拼死抵抗,相持之际,圩中多处火起。宋三冈等人诈喊圩破,幅军惊乱。孙化祥率幅军自西门突出,壕外官军伏兵起而纵击,孙化祥负伤阵亡,余部拼死搏斗,尸骨纵横,河谷尽赤,仲村圩遂破。此役幅军死伤3000人以上,降者5000余人。

13、兰陵美酒获巴拿马金奖  

1914年6月15日至7月15日,山东第一次物品展览会上,临沂县选送的兰陵美酒公司所产郁金香酒、兰陵美酒分获优等褒奖金牌、优等褒奖银牌。获奖的6瓶兰陵美酒继而被选为赴1915年巴拿马万国赛会参赛产品。1915年,兰陵美酒荣获巴拿马太平洋万国赛会金质奖牌。

14、孙美瑶临城劫车

北洋军阀时期,孙美瑶带领“山东建国自治军第五路军”(1920年4月由孙美瑶胞兄孙美珠组建。1922年7月孙美珠在西集一次遭遇战中被官军所杀。孙美瑶被推举为司令)据守抱犊崮山区(位于今兰陵县下村乡),时约2700余人,与官府对抗。    

1923年春,北洋政府派兵进剿,将抱犊崮围困。在紧急情况下,为摆脱困境,5月6日晨2时50分,孙美瑶率部1000余人在天津—浦口铁路沙沟至临城(今薛城)之间毁轨,将由浦口开出的北上第2次特快列车乘客200多人,其中美、英、法等5国外籍男女乘客26人(英国人罗斯门被击毙)掳往抱犊崮,制造了震惊全国“临城劫车案”。

经过行一个多月的谈判,于6月12日与政府代表达成放人协议,被掳“外票”全部获释,“华票”24日释放。孙美瑶部被正式改编为山东新编旅,孙任旅长。同年12月19日,孙美瑶被诱捕后就地枪杀。

15、袁永平红枪会起义

1925年夏,邸阁(原属兰陵之地,今属枣庄峄城)人袁永平响应北伐,以“反奉”为口号,组织民众及收编地方大刀会500余人和侯六合在抱犊崮山区收拢孙美瑶旧部200余人,在兰陵正式建立“临沂红枪会”,反抗军阀政府。9月,国民革命军河南第2路军进军山东,任命袁永平为第1支队司令、刘敢陈(今卞庄街道南芙蓉村人)为第2支队司令。9月30日,袁永平率第1支队和第2支队所部与军阀鲁军第126旅黄凤岐部在向城大战,战斗2小时,黄部全线向北溃逃,缴枪支1000多支。 10月4日,袁永平率部乘胜开进临沂城,以“山东国民自治军第五路军”名义发布布告,安抚民心。苏军(江苏军阀)第1支队蒋毅部应袁部所邀于10月8日进入临沂。蒋毅窥见起义军内部存在着不少弱点,又看到临沂物产丰富,欲占临沂城为属地。他不与袁商讨共同进军方略,反提出袁军进兵泰安,光复鲁中地区。临沂的一些官僚士绅及原守军官兵开始慑于起义军的声势,未敢轻举妄动,内心却憎恨起义军,四处散布流言蜚语,迷惑群众,动摇军心。在此情况下,袁永平、侯六合等主要头领为表明起义军为劳苦大众兴师,与封建军阀不共戴天,于10月18日主动退出临沂城,北向沂水方面进军。同年冬,起义军在沂水县界湖(今属沂南县)与当地地主武装发生几次激战,双方均伤亡很大。时已进入冬季,起义军转入抱犊崮山区,后回师兰陵、卞庄一带进行休整。1926年1月,临沂镇守使翟文林派员招抚,袁永平、侯六合迫不得已暂投翟文林,以保实力。所部1600人编为第3支队,袁永平为支队司令兼第1团团长,率兵1000余人驻青驼寺(今属沂南县);侯六合为副司令兼第2团团长,分兵600余人仍驻卞庄一带。

7月23日,翟文林指令袁永平、侯六合亲去临沂领取“委任状”,并拟“晋升”。起义军官兵闻讯劝阻袁、侯莫赴“鸿门宴”,袁、侯则以为与翟“交往尚善”。袁永平率20多名骑兵行至临沂城北俄庄时,遭翟文林伏兵截杀遇难。侯六合所带24人精锐武装人员亦被以招待名义解除武装,诱入席间逮捕杀害。袁永平、侯六合被杀害后,枭首示众于临沂城南门。起义军另一首领王思玷在劝阻袁永平、侯六合暂投翟文林无效后,率领部分人员离开青驼寺,回到抱犊崮山区。9月28日,当行至孔庄(今属兰陵县下村乡),王思玷被其同学杜若堂部下从背后开枪击中殉难。义军余部解散,起义失败。

16、苍山暴动

1929年,郯城马头人刘之言在马头成立中共鲁南第一支部,1932年组建中共郯城县委,不久又改组为临郯县委。从1932年到1933年,根据徐海蚌特委“关于近期举行暴动”的指示,临郯县委先后筹划了“四哨”、“樊家堰”两次暴动,都因故中止。

1933年4-6月,临郯县委先后在尚岩(今兰陵县尚岩镇驻地)小学开会,决定以国民党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郯城、临沂两县交界的苍山(今兰陵县金岭镇苍山)一带为中心,组织第三次暴动。制订出以没收地主土地分给无地少地农民、建立苏维埃政权等暴动“十大纲领”,并决定于7月10日发起暴动。后来沂武河区因走漏消息,该区起义负责人凌云志被迫提前行动。于7月2日晚率众在赵楼(今兰陵县长城镇赵楼村亦是今郯城县胜利镇赵楼村)举事,收缴地主40余条枪,继而进攻徐圈子等村地主武装,但由于力量悬殊,南路起义队伍被镇压,凌云志、徐腾蛟等南路领导人英勇就义。北路闻讯后决定将暴动提前至6日举行。是日一早,刘之言、郭云舫等率领暴动队伍占领苍山大圩子村,在苍山山顶竖起书有“中国工农红军鲁南游击总队”大字的红旗,同时召开大会,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鲁南游击总队”和苏维埃政府,郭云舫任总队司令,刘之言任政委,赵叙五任苏维埃政府主席。会后,镇压了恶霸地主刘三父子,打开地主粮仓放粮。7、8两日,周围地主武装两次进攻起义部队,均被打退。9日,国民党八十一师唐邦植旅对起义队伍形成包围,刘之言、郭云舫率部誓死抵抗,终因敌众我寡,刘、郭二人在突围中先后被俘,惨遭杀害。起义失败。

17、胭脂山伏击战

1938年9月,根据临、郯各据点日军调动情况,中共苏鲁豫皖特委书记郭子化与国民党山东省第三行政区保安专员兼临沂县长张里元等研究,决定凭借燕柱山(今兰陵县神山镇与卞庄街道交界处)一带的有利地形打一场伏击战。是日,日军五六百人乘六七十辆汽车沿台(儿庄)潍(坊)公路由西南方向开来。张里元部卢焕彩团见敌势大,一枪未放即撤出阵地。八路军鲁南军区四县边联直辖第一营一连与张里元部何志斌团向日军发起攻击,毙寇67人。此役,直辖第一营连长宋荣文等60余人及何志斌团45人壮烈殉国。

18、老屯惨案

王伯英,老屯(今兰陵县神山镇老屯村)人,早年曾在冯玉祥部任职,回乡后担任临沂县第二区联庄会长、大刀会长、临沂佛教会长。日军占领临沂城后,屠城十余日,天怒人怨。1938年5月下旬,王伯英联合临(沂)郯(城)地区部分联庄会员、大刀会员数千人直逼临沂城下,20名联庄会员潜入城内,王伯英率众从西南角攻城。内应会员没等攻城开始,就率先射击朝阳寺西日军,被日军团团包围。攻城人员架云梯爬上城墙,被日军打死。后续人员见日军已有准备,撤兵而回。城内会员孤军奋战,全部壮烈牺牲。

1938年8月,山东省农民抗日自卫总团(简称山东农抗团)在老屯成立,王伯英任总团长,曾任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主任林伯渠副官的司贺峰出任政治委员。农抗团开办武装骨干训练班,先后培训580人。农抗团的发展壮大,引起临沂城内日军的不安。11月4日晨,临沂日军300多人,分乘11辆汽车对老屯村实施突袭。枪响之后,正在村南给学员上课的政治部主任何建华当即命令第一、第四、第五区队300余人过燕子河,向西南转移,第二、第三区队向西转移。日军驱车向西南追击,农抗团队员伤亡20多人。第二、三区队从侧面向日军发起攻击,第一、四、五区队也占据有利地形展开战斗。日军倚仗火力,炮击农抗团阵地,仅第一区队阵地就落炮弹40余发,12人牺牲,第四、五区队也有七、八人牺牲。为保存力量,区队员们边打边撤,向东转移到孙庄(今罗庄区褚墩镇孙庄村)。战斗激烈进行时,王伯英却带30多个信奉佛教的农抗团团员在其家中佛堂跪拜,祈求神灵保佑。日军在汉奸引导下破门而入,抓捕36名团员,枪杀于村圩东门外,王伯英藏身夹壁墙内免于其难。这次战斗,除日军集体枪杀者外,另有37人牺牲,老屯村民7人遇难。

19、横山惨案

1940年5月26日,国民党临沂县八区联庄会长、横山(今兰陵县兰陵镇横山村)“抗敌自卫团”团长李子瀛以共商抗日大计为名,宴请中共兰陵区委及动委会的全体干部。席间,以摔杯为号,将赴会的动委会领导车志远、陈德吾、蒋作孚、王一鳌、孙锡九等5人当场抓捕并杀害。此后,李又逮捕工青妇各救亡团体干部及抗属200余人,动委会成员朱景星、高振声等人亦遭杀害。

20、鲁南三大事变

1941年4月25日拂晓,国民党五十一军六八三团团长张本枝率部突然包围临郯费峄边区县驻地车辋(今兰陵县车辋镇驻地),中共边区县委、县政府人员一边战斗,一边撤退。26日拂晓前转移到邳县吕家村,又突遭日军包围。县长狄井芗带部分人员冲出吕家村,穿插到邳县南部。中共边联县委宣传部长马驰、青委书记杨彬等十几名干部、战士在事变中壮烈牺牲。张部占领边区县后,仅在九女山(今兰陵县车辋镇九女山)一处,就活埋抗日干部和群众77人,劫走民兵枪支2000余支,抗日力量遭受重大损失。此即鲁南三大事变之“四二五事变。”

先是4月中旬,日、伪军对鲁南地区进行“扫荡”,在边缘地区设置据点,对临郯费峄边区县封锁蚕食。24日夜,鲁南行署机关及临郯费峄边区县机关、县大队向抱犊崮山区转移。25日拂晓,在上村附近突遭国民党军张本枝部伏击,双方短兵相接,战斗激烈。鲁南党政军机关和边联县有十数人牺牲,数十人被俘。经奋力苦战,方摆脱张部围击。此即鲁南三大事变之“七二五事变。”

先是中共鲁南区党委机关10月20日移驻临郯费峄边区县车辋区银厂村休整。25日夜,国民党军张本枝部纠集荣子恒、王洪九等部共5000余人,秘密包围银厂村。27日凌晨,国民党军从西、北面发起攻击。中共鲁南区党委书记赵镈组织从东北门突围。赵镈本已冲出村外,因机密文件未带出,便毅然返回住所将机密文件销毁。当他再次突围时,不幸被捕。11月13日深夜,赵镈被活埋于九女山西嵎。此即鲁南三大事变之“十二七事变”,亦称“银厂惨案”。

21、萧姬庄惨案

1941年8月21日,日军数百人突然包围萧姬庄(今兰陵县庄坞镇萧姬庄村),集中小炮、机枪袭击,扫射村内,并顺风施放毒气。民兵、群众以简陋武器顽强抗击。日军攻进圩内,杀50余人,烧房240余间,粮食、牲畜被抢掠一空。

22、八月二十反扫荡

1941年10月10日(农历八月二十),日、伪军1万余人,采取长途奔袭和拉网梳篦战术,对临(沂)郯(城)地区进行“扫荡”。8时,日、伪军将中共鲁南第三地委、第三行署、第三军分区和临沂县委、县政府机关及教导二旅四团的一个营包围在庄坞(今兰陵县庄坞镇驻地)、层山(今兰陵县庄坞镇层山村)、褚墩(今罗庄区褚墩镇驻地)、涌泉等方圆不足6千米的狭小地区内。抗日武装经多次冲杀,未能突出重围,只得凭借交通沟与敌周旋。10时,在涌泉南湖黄土洼崖处与敌展开激战。下午3时,从东面打开缺口,冲出包围,撤至沂河以东。在突围中,三军分区副政委赖国清、沂河支队独立团团长颜月岩、沂河支队一大队教导员崔广润等100余名干部、战士牺牲。这次“扫荡”后,临郯地区全部伪化,临沂县党员由1500人减少至338人,26个支部被破坏。

23、石河战斗  

1942年7月,日军在费南县石河(今属兰陵)一带受重创。遂纠集兖州、济南、临沂、费县、枣庄等地日伪军4000余人,于8月28日拂晓,包围驻守石河一带的国民党五十一军一一三师三三七旅六七四团。战斗中七连连长吴金贵身伤数处,仍率部与日军展开巷战肉搏,直至全连官兵壮烈殉国。同年冬,立石河战斗阵亡烈士公墓碑,碑上镌刻着此次战斗经过和54位烈士的姓名。

24、陡沟庄战斗

1943年6月,国民党五十七军第一一二师副师长荣子恒投降日寇后,当上伪和平建国军第十军军长。在日寇支持下,荣部侵占鲁南抗日根据地的崮口山区(今费县马庄镇、芍药山乡一带),将费南、边联两县抗日根据地分割开来。1944年1月15日,荣子恒率部1000余人,从崮口出发,攻占边联县之陡沟庄村(今兰陵县大仲村镇陡沟庄村),妄图在此设立据点,继续威胁抗日力量。鲁南八路军五团决定乘其立足未稳之际,对其发动强攻,或消灭或驱逐。

1月16日下午1时战斗打响后,八路军战士搭人梯翻圩墙,勇炸碉堡,巷战中短兵相接,迫敌进入伏击圈。经5个多小时激战,毙敌伤敌300余人,俘敌156人,缴获轻机枪17挺及其它物资装备一大宗。在追击溃败之敌时,年轻战士安保全一人俘敌62人,缴获轻机枪4挺、步枪56支,被誉为“孤胆英雄”。战斗中,八路军五团二大队副大队长邓岱林等18人英勇牺牲。

25、鲁南大捷

1947年1月进行的鲁南战役是全国解放战争时期山东战场上著名的战役之一。它是继宿北战役之后,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会合进行的第二个大歼灭战。

1946年12月宿北战役后,国民党整编第二十六师及第一快速纵队进至伏山口(今兰陵县新兴镇伏山口村)至卞庄(今兰陵县卞庄街道驻地)一线,伺机北犯临沂。1946年12月27日华中野战军主力自沭阳地区隐蔽北移,于1947年1月2日夜向国民党军突然发起进攻,当夜即攻占寨山、青山、塔山等要点,完成战役合围并部分实现战役分割。3日晚,解放军向敌展开全面进攻,占领敌指挥中心马家庄,全歼国民党第二十六师师部,使其失去指挥。4日上午第一快速纵队向西突围,解放军层层拦击,迅速将其压缩在下湖、漏汁湖之间的洼地内。时值雨雪交加,道路泥泞,坦克、车辆行动迟滞,人员、辎重混成一团。解放军以火烧、爆炸等方法与敌机械化部队展开搏斗,战至下午3时,除7辆坦克逃往峄县外,国民党第一快速纵队被全歼。

战役的第二阶段,解放军乘胜于9日晚向峄县守敌国民党第二十六师后方机关、第一一四旅大部、五十二师一个团发起攻击,至11日拂晓全歼峄县守敌,活捉二十六师师长马励武。19日18时,解放军对枣庄守敌发起总攻,于20日13时全歼守敌,俘虏国民党第五十一师师长周毓英。

鲁南战役历时18天,歼灭国民党军队两个整编师、一个快速纵队,共五万三千余人,缴获坦克24辆、榴弹炮48门、汽车470辆、各种小炮400余门、轻重机枪一千余挺。

鲁南战役开创了人民军队在一个战役中歼灭国民党两个整编师五个旅和一个快速纵队的先例。尤其是美蒋合建、由美国武装训练、蒋介石苦心经营的“国粹精华”——第一快速纵队的被歼,使国民党军队内部和美国顾问团大为震惊。鲁南战役的胜利,打破了国民党军进犯山东解放区,准备以苏鲁两地为战略重点,集中兵力控制陇海路东段的美梦,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26、“六·九”大突围

1947年5月底,汤恩伯纠集进犯沂蒙山区的国民党军队40多个团,以及地方反动武装约10万余人,发动“鲁南大合击”。 6月6日,国民党军队从四面八方合击抱犊崮山区。鲁南军区机关、地方武装及赵镈、邳县、苍山、枣庄、峄县、费县、邹县、滕县、平邑、泗水等县的干部、民兵、军工家属共5万人被围困在云涧峪一带,形势万分险恶。7日晚,鲁南军区司令员张光中、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傅秋涛率领4个团掩护突围队伍避开锋芒,跳出包围圈,经车辋、长新桥、卞庄到达芦柞一带,又遭国民党军队南、北、西三路围攻。中共鲁南区委、鲁南军区决定向东突围,强渡沂河,进入滨海解放区。突围队伍分为二路,一路由第三军分区首长带领,经吴坦、四哨转向涌泉;另一路由中共鲁南区委、鲁南军区领导带领,经磨山、耿墩进入涌泉。

6月8日早晨,当突围队伍进至磨山以东时,天气突变,暴风骤雨夹带着冰雹铺天盖地袭来。从耿墩到涌泉有5公里的湖荡,因全是黑粘土地,顿成汪汪泥潭。突围队伍连续几天行军、作战,极度疲劳,加上一天没有吃饭,举步艰难,个个累得满头大汗,一停下来又冻得打颤。下午便有许多人支撑不住,有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有的栽倒泥水中当场牺牲。前面的倒下,后面的人越过遗体继续前进,于黄昏时分到达涌泉。涌泉、耿墩、官庄、层山一带的群众闻讯后自发地迅速展开抢救。3000多倒下的同志,除近200人牺牲外,其余全部救活。9日拂晓,突围队伍强渡沂河,突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线,从上午9时至下午2时,两路大军全部渡过沂河,接着渡过沭河,胜利突围。又称“突滨海”。

27、兰陵人民大支前

1947年1月鲁南战役打响,中共赵镈县委提出“前线需要高于一切”,千方百计保证物资供应,全县上下全力支援鲁南战役,17000余民兵奔赴前线支前参战。卞庄区联防民兵缴获炮弹81发。鲁城区15岁民兵李福海送信途中智擒敌12人,卞庄区把6万斤军粮一天送到参战部队阵地,仲村区妇女一夜加工熟食7万斤,全县妇救会、姊妹团做鞋子、缝鞋垫送到前线慰问子弟兵。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后,兰陵县、苍山县、赵镈县提出“一切为了前线”、“要粮有粮、要人有人”的口号,全力支援前线。3县共出动常备民工214000人、担架2688副、挑子2000副、小车1650辆,运送粮食847.5万千克、油盐18.5万千克,加工粮食471万千克,修桥107座,修路543千米。11月19日,苍山县县长房永典带领民工抢运军粮,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率先跳进刺骨的河水中,将桥修好,按期将军粮送往前线。战役后,苍山县运输队一连指导员吴绍田被评为支前模范,赵镈县民工李金山被评为特等功臣。

Copyright © 2014-2015 www.chinaxun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咨询:0310-7876112    技术支持:晨光网络

        冀ICP备14001315号 邮箱:38085000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