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互动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

         河北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

         邯郸市荀子研究会

协办单位:邯郸学院荀子学院

           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

           邯郸职业技术学院赵文化研究所

           邯郸市旅游局   兰陵文化研究中心

承办单位:邯郸市荀子中学

运维单位:荀卿庠读书会

原著与翻译
文艺思想
当前页面  /  首页  
《荀子•成相》篇作者为荀子新证二、《成相》篇名梳理与解析-姚海涛
发表时间:【2021/9/8 20:47:43】 浏览次数:65次
二、《成相》篇名梳理与解析
何以“成相”二字为篇名?最早注《荀子》的杨倞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故其对篇名注释一番。今所见《荀子》三十二篇之篇名,杨倞注者,仅有《非相》《儒效》《致士》《礼论》《解蔽》《正名》《性恶》《君子》《成相》《赋》《大略》《宥坐》《法行》十三篇。有清一代,注家既多。近代以还,研者纭纭。各家释《成相》篇名,搜求古籍甚广,观点翻空出奇,几乎穷尽各种可能性,皆言之有理,而纷争遂起,莫能定于一。各家观点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几类。
(一)初发语名篇
杨倞首倡“初发语名篇”说。“以初发语名篇,杂论君臣治乱之事,以自见其意,故下云‘托于成相以喻意’。《汉书·艺文志》谓之《成相杂辞》,盖亦赋之流也……旧第八,今以是荀卿杂语,故降在下。”[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8页。]以文章篇名发展脉络言之,《论语》《孟子》诸书确有随意摘取篇首之二三字名篇的命名规则。从今本《荀子》篇名命制来看,已经基本脱离此命名套路,而倾向于以全篇之中心议题为名。细检今本《荀子》,《劝学》《修身》《荣辱》《非相》《非十二子》等大量篇目皆拈出中心议题以命名,仅有《仲尼》《大略》《哀公》《尧问》四篇明显地以初发语名篇。荀子弟子韩非之《韩非子》一书篇名,亦脱离初发语名篇之窠臼。篇名命制之变,理有固然。
仅因《成相》篇名恰与此篇之体裁、首句“请成相”恰相偶合之特例而名之曰“以初发语名篇”则未当。因为篇名本身亦兼名与实二义。仅从字面观之,似是;若以字面背后意义观之,实非。此说仅是一笼统说法,未及实质意义。《成相》篇从其实质义来讲,并非取初发语名篇。故,杨倞此说未允当。
又,杨倞以为《成相》篇“杂论君臣治乱之事”,属“荀卿杂语”,而降在下,调整为今本《荀子》第二十五篇。从杨倞前所引《汉书·艺文志》中的《成相杂辞》,可知其将杂辞与杂语混同,而将此篇降而在下,实乃偏见。朱熹亦如之,认为“此篇在《汉志》号《成相杂辞》。”[ 转引自王天海:《荀子校释》(下册),第977页。]后王引之驳之甚是。杨倞、朱熹观点很可能误导了胡元仪《郇卿别传考异二十二事》中拆解《成相》篇与《赋》篇,以凑《汉书·艺文志》中所载“《成相杂辞》十一篇”之数这一无谓之举[ 王先谦:《荀子集解·考证下》,第55-56页。《汉书·艺文志》中所载“《成相杂辞》十一篇”并非《荀子·成相》与《赋》篇之和。]。
(二)成功在相与成治之方
杨倞“以初发语名篇”之说未及《成相》篇之实质意义。杨倞注又提供一说,“或曰:成功在相,故作《成相》三章。”[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8页。]“成功在相”之“相”,可理解为“卿相”之“相”。若从“荀卿子说齐相”时所言“夫主相者,胜人以势也,是为是,非为非,能为能,不能为不能,并己之私欲,必以道夫公道通义之可以相兼容者,是胜人之道也”(《强国》)等句看来,似有其道理。但《成相》篇中未及“卿相”,“亦未专论成败治乱在一相也。”[ 骆瑞鹤:《荀子补正》,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176页。]由此看来,杨“或曰”说不可从。
王引之亦不认同杨倞之说,并指出,其失误之处在于混《成相杂辞》与荀子《成相》篇而一之。其言曰:“杨谓‘《汉书·艺文志》谓之《成相杂辞》’,案《志》所载《成相杂辞》在汉人杂赋之末,非谓《荀子》之《成相篇》也。”接着,其在杨注“或曰”说基础上进行了发挥,“杨又云‘成功在相’,稍为近之。然亦非《荀子》所谓‘成相’也。……窃谓相者,治也。(昭九年《左传》‘楚所相也’,二十五年《传》‘相其室’,杜注并曰:‘相,治也。’《小尔雅》同。)成相者,成此治也。(请)[ 此处夺一“请”字。中华书局版《荀子集解》(第539页)与上海古籍出版社《荀子校释》(第977页)皆夺“请”字。据光绪十七年长沙王氏家刻本《荀子集解》与王念孙《读书杂志》校改,当为“请成相者”。所据版本信息为,王先谦:《荀子集解》(光绪十七年长沙王氏家刻影印本),济南:山东友谊出版社,1994年,第743页。王念孙:《读书杂志·读荀子杂志》(第四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第1885页。]成相者,请言成治之方也。自‘世之殃’以下,乃先言今之不治,然后言成治之方也。(下文‘请布基’、‘请牧基’,皆言成治之方也,与‘请成相’同义。)下文云‘凡成相,辨法方’,又云‘请成相,道圣王’,又云‘请成相,言治方’,是‘成相’即‘成治’也。(又云‘治之经,礼与刑’、‘治之志,后势富’、‘治之道,美不老’。)后言‘托于成相以喻意’者,成相为此篇之总名,谓托此一篇之词以喻意,非谓托于矇瞽讽诵之词也。”[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8-539页。]
王引之力主“成相”为“成治之方”说,顺便驳斥卢文弨、郝懿行“瞽矇之词”之说,划清了《成相》篇与矇瞽讽诵之词的界限。王氏还驳卢文弨“舂牍”说,“卢以相为乐器之舂牍,斯为谬矣。以相为乐器,则‘成相’二字义不可通,且乐器多矣,何独举舂牍言之乎?若篇首称‘如瞽无相’,乃指相瞽之人而言,非乐器,亦非乐曲也。”[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9页。]王氏之说,虽有其理,但无视《成相》篇与《荀子》他篇体裁之差异,亦是其缺失。忽视《成相》篇体裁的殊异性,则不能正确把握《成相》篇在整个文学发展史上的地位与作用。
(三)成相为音乐说
“成相”为音乐说远源当在北宋,经由清代注家阐扬,及至近代,则成浩浩汤汤之势。其说之盛,遂足成影响最大的一种说法。
北宋苏轼指出,“《孙卿子书》有韵语者,其言鄙近,多云成相,莫晓其义。《前汉·艺文志》诗赋类中有《成相杂辞》十一篇,则成相者,古讴歌之名也,疑所谓‘邻有丧,舂不相’者。又《乐记》云‘治乱以相’亦恐由此得名。”[ 转引自王天海:《荀子校释》(下册),第978页。]苏氏之说为卢文弨、俞樾所承继与取舍。如卢文弨曰:“成相之义,非谓‘成功在相’也,篇内但以国君之愚暗为戒耳。《礼记》‘治乱以相’,相乃乐器,所谓舂牍。又古者瞽必有相。审此篇音节,即后世弹词之祖。篇首即称‘如瞽无相何伥伥’,义已明矣。首句‘请成相’,言请奏此曲也。《汉·艺文志》‘《成相杂辞》十一篇’,惜不传,大约托于瞽矇讽诵之词,亦古诗之流也。《逸周书·周祝解》亦此体。”[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8页。]卢氏以“舂牍”解“相”,以“后世弹词之祖”说“成相”。此说虽远溯苏轼,但仍让人耳目一新,凸显了此篇体裁特异之处。但“相”之一字,是否为乐器舂牍之名,似可商。王引之有“且乐器多矣,何独举舂牍言之乎”之讥。俞樾虽认为“卢说是也”,但指出“惟引‘治乱以相’及‘瞽必有相’以释‘相’字,则皆失之。乐器多矣,何独举舂牍为言?既以为乐器,又以为瞽必有相,义又两歧矣。”[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9页。]随后,俞樾指出“此‘相’字,即‘舂不相’之相。《礼记·曲礼篇》‘邻有丧,舂不相’,郑注曰:‘相,谓送杵声。’盖古人于劳役之事,必为歌讴以相劝勉,亦举大木者呼邪许之比,其乐曲即谓之相。请成相者,请成此曲也。《汉志》有《成相杂辞》,足征古有此体。王氏必以卢说为谬,何也?”[ 王先谦:《荀子集解》,第539页。]俞氏以“举大木者呼邪许之比”,认为是古人劳役时之乐曲。王先谦亦认同其说。
近人杜国庠则进一步提出,“《凤阳花鼓词》,调子很像《成相篇》,是不是由它演变出来的呢?这要待喜欢搜集民歌的学者们的研究。”[ 杜国庠:《杜国庠文集》,第161页。]后杜氏修书一封问于朱少滨。朱在长篇回信[ 此信名为《朱师辙(少滨)先生答著者论<成相篇>很像<凤阳花鼓词>书》,收入杜国庠:《杜国庠文集》,第175-183页。]中指出“《成相》歌调,实战国时民间歌谣之一体,而为其常用者,故荀卿用其调以言治道而讽当世,其唱敲鼓以为节,实今大鼓书之始祖。”[ 杜国庠:《杜国庠文集》,第180页。]朱引《礼记·乐记》“治乱以相”郑注“相即拊也”,释“相”为拊,为如鼓之乐器[ 杜国庠:《杜国庠文集》,第176页。]。朱先生又考之《诗经·周南》、后汉《鼓吹铙歌》、南北朝乐府、白居易《长相思》词、刘禹锡《潇湘神》二曲等,得出“宋词句最为近似《成相》者,无过陆游之《钗头凤》。”[ 杜国庠:《杜国庠文集》,第185页。]可见,朱少滨认为《成相》篇为“中国鼓儿词之最古者”。张之纯《评注荀子菁华》亦云《成相》篇“首节凡八章,词义样茂,汉初《安世房中歌》近之。”[ 董治安、郑杰文、魏代富整理:《荀子汇校汇注附考说》(全三册),南京:凤凰出版社,2018年,第1279页。]可见,《成相》对后世文学影响之大,在文学史上当有一席之地。
杨宽完全认同朱少滨观点,说“这是我国最古的鼓儿词,是后世大鼓书的开端。”并进一步诠释道,“相是一种用皮革制作、里面装着糠的小鼓,用手拍击,歌唱时用来调节节奏的。”[ 杨宽:《战国史》,第663页。又有学者考“相”为拊之具体形制、样貌。见刘延福:《荀子文艺思想研究》,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186-188页。]李涤生引猪饲彦博之说而申述之,“相”又有了“打夯”说。“以杵筑基,北方叫做‘打夯’:打夯必歌,一以齐力,一以忘劳。故‘成相’盖古代人民集体举重时所唱助力之歌,荀子拟而作之,以宣传他的政治思想。”[ 李涤生:《荀子集释》,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79年,第569页。]
骆瑞鹤从字义出发,提出新解:“《礼记·乐记》:‘且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灭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国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复缀以崇。’郑玄注:‘成,犹奏也。每奏《武》曲一终为一成。’既曲一终为一成,则成亦具重义。再成、三成,犹言重奏二度、重奏三度,盖曲不变而复奏。”[ 骆瑞鹤:《荀子补正》,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175-176页。]骆氏将“成相”之“成”解为“重”,相为“讴歌”,综其义为“重叠之歌”。此解释较好地符合了《成相》篇三章重叠复沓的形式。
综上可见,音乐之说形成了一个“解释系统”,在其内部仍存在分歧。若为音乐,是何乐也?到底是“弹词之祖”(卢文弨说),“瞽矇之词”(郝懿行说),还是“鼓儿词”?若为“乐器”,“相”又为何种“乐器”?是舂牍、夯杵、鼓,还是拊?因时代既古,此种争议恐怕一时难以搞清,仅视之为一家之说而已。
(四)“成相”之“相”实兼多义
将《成相》篇视为音乐之说,确实有其道理。一则,较好地解释了《成相》篇体裁异于《荀子》他篇之特点;二则,确实可寻觅到后世受此篇影响之乐曲、歌词;三则,与荀子本人重礼重乐、礼乐合一思想亦相一致。
若理解“成相”之“相”,需要厘清“相”之本义。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相,省视也。《释诂》《毛传》皆云相视也。此别之云省视。谓察视也。从目木,会意,息良切,十部。按目接物曰相。故凡彼此交接皆曰相。其交接而扶助者,则为相瞽之相。古无平去之别也。《旱麓》《桑柔》毛传云:‘相,质也。质谓物之质与物相接者也。’此亦引伸之义。《易》曰:‘地可观者,莫可观于木。’此引《易》说从目木之意也。目所视多矣。而从木者,地上可观者莫如木也。”[ 许慎撰.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133页。]可知,相本义为视,引申而有瞽相之扶助义。按此逻辑,后来的卿相之相、互相之相、相貌之相诸义皆由此引申而来。就《荀子》一书所见,有相及、相通、相反、相信、相人、非相、形相、卿相、主相、成相等众多词组。可见,荀子“相”之义多矣,几乎包含后世所及之含义。
故“成相”之“相”义,不当拘泥于一个义项。作为《荀子》一书篇名而言,是为一民间固定之乐曲,犹如后世词牌名。作为演奏方式而言,可为手持之乐器,不必为舂牍,也可能是拊、鼓等。以此篇内容意蕴而言,可谓之成治之方。以此篇用喻而言,正如“人主无贤,如瞽无相何伥伥”句所显示者,瞽人需要人相扶持,方能行走。此所谓“相师之道”[ 如《论语·卫灵公》中所载孔子事,即是。师冕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 见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158页。]。故,人主在贤人辅佐下,方可治理好国家。《荀子》中出现“瞽”五次。除“如瞽无相”外,其余四次为“不观气色而言谓之瞽”,“故君子不傲,不隐,不瞽,谨顺其身”,“犹瞽之于白黑也,犹聋之于清浊也”,“瞽者仰视而不见星”。其义皆为“眼睛瞎”或由其引申的“无识别能力”之意,而无由“瞽”所充之乐师相关义。由是言之,不必将“如瞽无相何伥伥”之“瞽”理解为“矇瞽讽诵之词”之“瞽”,于是,亦不必将“如瞽无相何伥伥”之“相”理解为某种乐器。因其又可引申为政权之辅佐。此辅佐无论是指人或制度皆可。由是言之,“成相”之“相”实兼乐曲、乐器、辅佐、治理方法等多义。

Copyright © 2014-2019 www.chinaxun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荀子网运维 电话:13051618021  微信:22993341

        有别字、漏字、错误版权问题等请留言或联系编辑

        冀ICP备14001315号   邮箱:22993341@qq.com